6月28日,文化和旅游部就《文化產業促進法(草案征求意見稿)》面向全社會公開征求意見;7月28日,征求意見期結束,《文化產業促進法》將按照中央立法工作安排,進入下一個立法階段。" /> 秒速时时官方网站
行業新聞

從“朝陽”邁向“支柱”:為促進文化產業發展提供根本遵循

文博會時間:2019-07-31 10:21:30編輯:邱娟來源:中國文化報


我要分享:


今年5月舉辦的第十五屆中國(深圳)國際文化產業博覽交易會現場本報記者 盧 旭 攝

第十五屆中國(深圳)國際文化產業博覽交易會上的四川展區(上)和陜西展區(下)。

正在穩步邁向國民經濟支柱性產業的文化產業將迎來一部基本法:6月28日,文化和旅游部就《文化產業促進法(草案征求意見稿)》面向全社會公開征求意見;7月28日,征求意見期結束,《文化產業促進法》將按照中央立法工作安排,進入下一個立法階段。

2000年,黨的十五屆五中全會首次將文化產業寫入中央文件。隨后,中國文化產業穩步向前,從無到有、從小到大,特別是黨的十八大以來,產業發展取得長足進步,對國民經濟貢獻率顯著提升,已經從朝陽產業發展為支柱性產業。而從“朝陽”到“支柱”的中國文化產業,無疑更加需要法律法規的完善和保障,《文化產業促進法(草案征求意見稿)》的到來可謂恰逢其時。

立意“促進”、著眼問題、保障根本、謀劃長遠,從內容層面看,這是征求意見稿的立法意圖和特點。面對這樣一部“促進大法”,記者在采訪中發現,各界不僅對其出臺和實施抱有極大期待,而且普遍認為就內容來看,這部歷經多年調研、征求意見和起草工作的法律,既找到了中國文化產業發展的難點又抓住了痛點,具有極強的現實意義。

促進文化產業發展的基本保障

“作為文化法治戰線上的一名老兵,非常高興看到文化產業促進法立法工作又向前邁進了一大步,”接受記者采訪時,全國人大教科文衛委員會文化室原主任朱兵充分表達了自己的喜悅之情。其實,不論是“老兵”還是“新人”,都認為該法的出臺將為文化產業發展創造良好的法律、政策和社會環境,為政府促進文化產業發展提供明確的法律依據,意義重大。

“文化產業促進法作為文化產業領域的基本法,是整個文化產業高質量發展和繁榮興盛的重要法治保障。立法的核心本質,就是通過法律制度的規范,達到引導和保障社會向更高更好的方向發展之目的,文化產業促進法的制定必將對新時代我國文化建設和文化產業發展產生普遍、深遠和持久的影響。”朱兵就此進一步闡釋了他的看法,他認為,這一立法首先可為堅定文化自信、建設社會主義文化強國提供堅實支撐,其次可以促進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傳承弘揚,第三有助于推出更多優秀文化產品和服務,第四有助于充分發揮市場作用和更好發揮政府作用,最后是為文化企業自主經營、健康發展提供了引導和保障。

對于文化產業促進法的頂層設計屬性,中國文化產業協會秘書長金鵬也對記者表示:“以立法工作促進文化產業發展,是從根子上解決問題的頂層設計,能夠為今后很長一段時間文化產業的發展指明方向,向文化產業界展示了廣闊的政策空間。”從這個角度來看,“此次草案征求意見稿的公布,標志著文化產業發展從政策指引上升到法律規范的最高層面,用立法這一最具有權威性、約束力的措施,明確了文化產業的定位和方向,讓各級政府和文化產業從業人員都有法可依。”

事實上,隨著近年來我國文化事業、文化產業的繁榮發展,文化立法的進程也在不斷加快。如果從文化產業法律體系的角度來理解,文化產業促進法立法工作的重要意義也會清晰顯現。“文化產業促進法的制定,正是我國實現‘文化產業政策法治化’‘文化產業立法法典化’的重要舉措。”中南大學法學院教授、中國文化法研究中心執行主任周剛志向記者表示,“文化產業促進法是文化產業法律體系中的‘主干法、綜合法、獎助法和一般法’,其立法具有重要意義。”

記者在采訪中發現,對于征求意見稿的公布,業界普遍認為其宣示了黨和政府對文化產業發展的重視程度,表明了對文化產業價值的高度認可,是促進文化產業發展方式的重大轉變。

促進發展才是硬道理

“黨的十八屆四中全會決定要求要制定文化產業促進法,而不是文化產業法或文化產業管理法,定位是非常明確的。根據這一要求,起草工作小組充分在‘促進’上下功夫、做文章。”一位參與征求意見稿起草工作的文化和旅游部有關負責人表示。

“通讀草案,感受很深。文化產業促進法最重大的意義,就是將近20年來國家促進文化產業發展的基本經驗和有效模式上升為法律,用法律的形式予以確定。”中國社會科學院研究員賈旭東對記者說,征求意見稿立足問題,在“促進”二字上下足功夫,重點給出了“誰來促進”“促進什么”和“如何促進”的答案。

關于“誰來促進”的問題,征求意見稿試圖在充分發揮市場機制作用的基礎上,構建我國文化產業發展政府主導、多元參與的合力促進體制,這一促進體制主要由三方面構成:一是明確指出了促進主體,二是清晰界定了各促進主體的職責,三是明確規定了各促進主體間的關系。

“促進什么”是征求意見稿的核心部分,解決了文化產業概念的內涵和外延問題,并試圖透過文化產業眾多行業和門類的特殊性,抓住價值鏈這一共性,將價值鏈中那些帶有長期性、根本性以及靠市場機制無法解決或至少短期內難以解決的問題,作為促進事項。

“如何促進”回答的是促進文化產業發展的手段和工具問題,是草案的另一個核心部分,重點是將行之有效的文化產業政策上升為具體的法律規定,如人才保障和金融扶持等。

事實上,解決這些“難點、痛點”問題,真正促進文化產業發展正是起草工作小組確定的立法重心。經過充分調研和征求意見,起草工作小組認為當前文化產業發展還面臨許多突出困難和問題,需要通過立法從法律層面加以解決,比如有效供給不足、結構亟待調整優化、文化企業發展面臨困難等。

正是這樣的問題意識,使“促進”成為文化產業法的立法重心。

周剛志認為,文化產業促進法是文化產業法律體系中的“獎助法”。他表示,從美國、英國、日本、韓國等國家促進文化產業發展的立法經驗來看,當代政府要促進產業發展,主要可以選擇3種法律機制:以產權保護機制為軸心的私法激勵制度、以現代公司企業為支點的文化企業制度、以財稅金融機制為主體的公法扶持制度。文化產業促進法主要體現為政府引導和激勵市場主體發展文化產業的“獎助法”或“賦能法”,歐美文化產業發達國家促進文化產業發展的法律措施,如“財政資助”“稅收優惠”“金融支持”“人才培養”等,在征求意見稿各章中均有所體現。

對于這一“促進”導向,金鵬也認為,征求意見稿既有法言法語的規范,又尊重文化產業的特殊定位,表現為將促進文化產業發展納入國民經濟和社會規劃,明確了文化產業是國民經濟體系新的產業形態;強調文化產業是一種特殊的產業,具有產業和意識形態雙重屬性,是影響人們精神世界的產業,因此需要正確的引導和有力的規范;文化產業不是孤立發展的,具有開放性,需要參與國民經濟大循環和國際產業大循環,特別是科技和金融,是文化產業發展的重要推動力。

立法進程加快 未來實施可期

“征求意見稿的公布,既是一張成績單,也是一份承諾書,期待《文化產業促進法》早日施行,助力中國文化產業在更加法制化的環境中行穩致遠。”廣州咪咕文化科技有限公司總編輯王寒英對記者說。

對于文化產業發展的主體——文化企業而言,征求意見稿不僅意義重大,而且其公布意味著文化產業促進法立法進程的進一步加快。

朱兵告訴記者,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高度重視文化產業促進法立法工作,將其列入本屆立法規劃的第一類項目并抓緊推動出臺。征求意見稿的起草工作歷經數年努力,反復調研、討論和修改,形成了目前較為成熟的草案,征求意見也得到了社會各界的積極反響,相信在各方廣泛參與和共同努力下,草案文本將會更加進一步充實、完善,更加符合新時代文化產業發展實際和需要,文化產業促進法的正式出臺指日可待。

從文化產業法律體系的角度,周剛志表示,文化產業促進法作為我國文化產業領域的“一般法”,需要更多的具體法規予以配套,因此,文化產業促進法正式通過以后,為適應我國文化產業具體業態、尤其是新興業態發展之需要,是否還需要專門為數字創意產業、動漫游戲、網絡視聽等新興文化產業門類予以專門立法?這是值得我國文化產業法律體系深入研究的課題。

金鵬也表示,此次征求意見稿公布,相信只是文化產業領域法治建設的起步,在未來,以文化產業促進法為依據,全面、完整的社會主義文化產業法治體系建設,正在展開藍圖,必將引領中國文化產業界為實現文化強國夢而更加努力奮斗。


 
秒速时时开挂软件